2018年1月7日

Star Wars 星際大戰

星際大戰由70年代開始到2018年,已經播出不少套作品,主角由年輕的月演到銀髮斑斑,片中的武士亦一代一代地承傳下去,相信這系電影亦會繼續拍攝。這套電影有不少Fans,相信因為故事有幻想空間,內容有前因後果,製作大型,有不少特別效果,引人入勝。個人喜歡,除了因為以上外,最主要可能是懷舊,懷念早期的演員。那時候荷李活片大力進攻香港,這些花金錢的大製作真是歎為觀止的。時至今日,再看之時,特別是年華老去的演員,有一份親切感,高度商業運作的電影事業,竟也能起陪伴你渡過多少春夏秋冬時日的作用,一起在這地球上流轉,而且還是在一個不存的時空中。

其實這電影的故事沒有甚麼特別,雖然近日在書店看到有人把這電影的內容連繫到人生的事情中,這些都是觀者主觀思考而作出的客觀分析,是對電影的非常積極回應。其實世上沒有甚麼事情是沒有意義的,都是觀者的觀看問題而已。這樣說可能為自己辯護因甚少觀看被受眾廣稱為有意義的作品。在這裡並沒有否定追求意義的意義,只是「意義」的要求有所不同而已。

,就算星際大戰,我也只會入場看正傳的。

2017年7月3日

2017.7.1 回歸20年的香港

對「香港第一個女特首」這形容詞,沒有甚麼感受,反之當美希拉莉選總統時,就湧起了一些對女性擁的想像。七月一日已過,跟大多數的往年不一樣,香沒有整天下雨,只放煙花時段局部地區性的雷雨外。回歸20年,除了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外,那一股無根漂的感覺又湧上來了。九七前後,曾經在港加游走,那種自由的狀態仍然是鞏固個人生命力的重要支柱,千禧年留港工作,一直連繫著香港各樣情況、個人的願景和各種事務,這些工作雖有相當的實質性,但免不了也有點兒的束縛。2017年,曾俊華為自/為港人編織的美夢、林鄭月娥突然變成特首、港人繼無信心的表現、習總的超降臨、30多分鐘的演說,就明明的說出往後香港人的路向,然後部份港人依抗爭、另部份港人如常生活,餘下了大堆有待解或解不了的問題,人的智慧就此離去,取而代之的仍是那為求存的軀體。

2017年3月25日

2017年3月25日

這個星期全城熱烘烘,計有應2017326日香新一屆的行政長官選舉,由其中參選人曾俊華的選所牽動了的民眾能量;藝不同的國展銷會,如Art Basel, Art Central, Asia Contemporary Art等、及著展銷會並由各機//的展覽/活動和環球性的講,全城像前、充滿了期

政治方面,一邊廂是政治的威脅,甚麼不信任/不任命的言論,那邊廂似乎是找到了一小點在20年間未曾一嚐的慰藉;藝術方面,文化人樂於擠身於首屈一指的高級藝術市場活動中,參與/造就藝術工業的發展之餘、仍不忘嚴肅的論述去批判其中的現象。無是有或藝,大家都忙碌地在社交媒中展示其有份參與的情況,到星期日選舉/過後,大家的心情會是如?繼盼望下一次同樣的活動?然後努告訴別人,我是有份參與的。

2016年8月16日

時間飛逝

2015-16 學年去做了全職教育工作為學校重新塑造其藝術課程這項工作相當繁重如界定課程方向、培養老師、為學生學業或工作找出路等等。校舍位於灣仔,每天經過狹窄及人多的街道,腳步不期然地急促起來,為了避開從各方面走來的人們、或車輛、或小販等,以致腳跟疲勞而需要改穿舒服的波鞋了,然而這些辛勞尚算值得,由於訂立了方向,老師的參與積極得多,學生亦感受到學習藝術的氣氛,是令人振奮的。一年過後,回歸平靜,會繼續自己的步伐。

剛剛完成籌備接近2年的展覽計劃名「聽日你想點」,此展覽由香港國際攝影節主辦,於香港文化博物館展出,是筆者跟藝術工作者王禾壁首次合作策展的,邀請了共12位本地女性藝術家參與。由於在策劃上,特別著重過程中的共同活動和討論、藝術家相當用心計劃和製作有深度內容和層次豐富的作品,加上十分投入的場地建築師,協助統籌整個場地的展示狀態,及支援十足的香港文化博物館,其提供了專業和高質素的投射機,滿足了藝術家的需要,使其計劃得以實現。展覽得到很好的評價,亦達到博物館級的水平,算是成功了。

往後的日子,更要好好地去計劃工作,想像可能會有一些新的嘗試,讓創作的生活更快樂。



2016年1月6日

海防博物館駐館藝術家(六)

駐海防博物館的工作已在12月頭完成了。雖然整個階段都不能全時間在館內純粹地創作,但在跟觀眾相處的過程中、或在構想作品的意義上,也有一些個人體驗。當然最令人喜悅的還仍然是在其位置和空間環境上的獨特地方︰無論是下雨或晴天,都有其吸引的地方,是其他博物館所不能比較的。最後一天也有令人驚喜的地方,就是放在地面的花架上,竟然有無數用紙黏土做成的各種昆蟲,想必定是某個小孩被作品感染,把家中可愛的小昆蟲奉獻出來。這舉動無疑是這活動最大的互動能量,在此感謝這位無名小朋友。



2015年11月24日

海防博物館駐館藝術家(五)

1122日收到大量非常精彩的人物繪畫作品一般到海防博物館參與製作的人都很少以人物題材去發展其作品的,大多選擇花朵或蝴蝶等可隨意塗鴉的圖形。是次的人形圖案、主要來自我在博物館內貼上的街上人物外形圖,讓大眾的製作可跟筆者畫筆下的人物有多一點的呼應。義工團隊中有一名老師忽發奇想,毅然拿走了一大疊人物圖形,讓其校內的小學生創作,結果老師帶回來的是有十分豐富內容的人物繪畫,作品中透露了小小年紀生活中風趣的一面、及結合普及文化及個人想像力的作品;作品中更對人物的性格有相當細緻的描寫,令人驚喜萬分,整個綠色場地也頓然有了生命氣色。



更多有關是次駐館消息可參閱面書

2015年11月1日

海防博物館駐館藝術家(四)

由軍事和防衛而到綠色環境作品發展到現在已明確地走向自然世界,跟博物館的背景,形成有趣的對比。至於大部份由小孩創作的填色作品,簡約的圖形包含細緻的描述,仔細欣賞,會發現甚多意想不到的佳作;不同綠色草的出現,更令人有所驚喜,整個場地變得活潑有生氣。草的種植並不簡單也費時,種植的人需要非常的耐性才可順利完成,經過不同人士的試驗,最後發現暫時唯一的男種植者是最有成功的。這簡易但需要投入、加技巧及心機的藝術創作,在這裡會特別向各中小學及社區中心或家庭推介。

2015年10月11日

海防博物館駐館藝術家(三)

當代創作通常都依從相當清晰的概念開始,特別是作品內容跟地方/空間/題目有密切關係的。筆者是次的留駐計劃也有預定的意念,然而在製作過程中,更像傳統的藝術創作,以畫家創作為例,整個場地就像是一塊大帆布,畫家在帆布上不斷思考、落筆、修改,企圖找出畫面的可能圖像和意義,只不過是次更有不同人士協助,讓細緻部份有更多獨特的面貌,這種創作方法由於牽涉多類型人士,特別是在海防博物館的獨特情境下、作品的內容更貼近普羅的日常生活氣息,由個人創作到群眾的參與創造,體驗另一種美學經驗。

2015年10月4日

海防博物館駐館藝術家(二)

所謂「留駐/駐地/駐館」等計劃,藝術家參與的形式和內容會有很大的彈性。是次的參與,由於不是全時間留在館中,博物館也不能以單純藝術家駐館創作的籌備角度去做,對於駐館者而言,最簡單的態度是以開拓者心態把藝術引入不是美術館的地方,另方面,也要儘量多些思考觀眾的特性和駐館的意義,作為日後的經驗。無可否認,博物館是以藝術工作坊的思路去籌劃是次活動,只是這次的藝術活動就比以往的大型一些。跟觀眾互動,體驗社會,獲第一手資料,都是筆者所喜歡的,事實上,在一般活動進行時,觀眾也未必知是次活動的詳情,也不會留意找出誰是藝術家,原因是每次都有不少義工參與協助活動順利進行,館的設計也讓特別是家長以為有一處可讓小朋友畫畫的地方。然而當活動進行後,也有不少成年人投入製作,這也是活動成功之處。